中文EN
供应商
???

再回关角书传奇 中铁五局西察高速公路2标施工纪实

来源: 时间:2021年09月02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 打印

  海拔3874米的关角山,藏语意为“登天的梯”。这里高寒缺氧、常冬无夏,极端最低气温达到零下35.8摄氏度。20世纪70年代初,一支如铁军般的队伍——中铁五局一企业前身,在这里修建了4009米长的青藏铁路老关角隧道。

  如今,这支队伍传承着“挑战极限、勇创一流”的青藏铁路精神,正在关角山书写着新的“天路”传奇,一条助力西部经济腾飞的康庄大道——西海(海晏)至察汗诺高速公路竣工在即。截至8月20日,中铁五局承建的西察高速公路2标项目开累完成产值15亿元,为总产值的98%,施工进度为全线第一。

  后来者居上

  西海(海晏)至察汗诺公路是交通运输部《西部规划纲要》“八纵八横”骨架中“横二”线中的一段,是连通我国西部及中东部地区的重要公路大通道。中铁五局承建的西察2标位于青海省海西州天峻县和乌兰县境内,总长53公里。

  作为比其他施工单位晚进场半年的单位,项目部从2018年8月一进场,就展开竞赛发力奔跑。

  这里有效施工时间,只有6月至9月之间的4个月。进场后,项目经理胡从文就与班子成员确立了“三快”(进场快、安家快、开工快)和“三到位”(施工策划一次性到位、生产资源配置一次性到位、创先标准一次性到位)的施工原则,集中兵力、集中优势打一场速战速决的攻坚战。

  夏末时节的高原已是寒风刺骨、雪花纷飞。项目副经理兼作业二队队长贾平是一个“老高原”,他开着皮卡车,从老乡家买来干木柴,在帐篷里燃起篝火,解决了夜晚严寒问题。乐观开朗的年轻人脱下工作时被雪水灌湿的鞋袜,用树枝撑着烘烤。火光映照着他们皴裂的脸,他们哼起“草原上的夜色多么宁静……”的歌曲。

  11月,全线其他管段已进入冬休。而2标必须抢下桥梁水下桩基施工,为来年大干快上提供基本条件,怎么办?项目部几次讨论会上,大家都表现出宁可不冬休,也要完成桩基施工的决心。

  于是,项目部给大伙儿配备取暖设备,里里外外的防寒服发了几套、“暖宝宝”成箱成箱发到工班。

  12月,风雪更加肆虐,草原变成了雪场。“那时,干活的手都在发抖,都快拿不起工具了。大家索性摘下手套,把手伸进棉衣里贴在肚子上,缓过来了继续干。”工人们实行两班倒,歇人不歇机器。因为机器一停,那可能就发动不起来了。尽管气候环境异常恶劣,但建设者们仍然坚持下来。冻得坚持不住了就去工地旁的帐篷内裹起电热毯暖和一下,然后出来接着干。12月26日,桥梁水下桩基全部完工。

  正是这样,2标项目部在比其他标段晚进场半年的情况下,实现了全线第一家试验室通过验收、第一家拌和站投入使用、第一根桩基灌注、第一根墩柱施工、第一片梁预制、第一片预制梁架设、第一家完成砂砾底基层试验段等多项第一,始终引领全线,并成为全线开累产值最高、进度最快的标段。

  2019年开春,在全线生产会上,业主通报表扬项目部,“中铁五局是一支实力过硬的队伍,战斗力不亚于老关角隧道建设时期,你们还是关角山下那支钢铁的队伍。”

  筑放心工程

  开局制胜,业主赞扬,让大家抖落了一身疲惫。其实大家一直挂在心头最重要的,还是抓好安全质量和创优创誉。项目部进场之初便立下了要把这个项目打造成标杆工程、创誉工程的目标。项目常务副经理王海平与大伙儿在一起时总是说:“安全是幸福之本、是效益之源,搞工程建设要始终把安全放在第一位。”

  项目所在地每年5月至8月为雨季,是洪水的多发季节。项目管段紧邻青藏铁路,由于担心公路建设会将流水汇集至公路涵洞,从而冲刷铁路路基,项目部积极参与青藏铁路企业的地区联合防洪行动。通过设置截水沟和挡水埝等措施,将流水集中引排至附近河道,并为公路与铁路之间的河道修建防洪导流坝,通过技术手段保障了铁路运营安全。

  面对布哈河大桥复杂的构造特点,项目部为大桥连续梁建立模型,通过碰撞检查、施工过程预演,发现问题,优化施工方案,并积极运用多孔振捣、多导管下料、端模卡槽、全截面井字定位架、智能张拉压浆等先进工艺,保障了施工安全、质量和进度。

  大桥合龙当天,青海省交通厅建管局局长苗广营仔细查看了桥面现场,感叹道:“中铁五局建设工程的质量,早有耳闻,不愧为开路先锋。项目交给中铁五局,大家交通厅非常放心。”

  为湟鱼让道

  今年6月9日,习大大总书记在青海湖考察时强调,保护好青海生态环境是“国之大者”。这里是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的战略要地、是“中华水塔”的所在地。一直以来,项目部都在认真践行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环保理念,用行动保护着这里的自然生态环境。

  每年7月,是青海湟鱼洄游季。数不清的湟鱼离开青海湖,沿补给水源布哈河逆流而上,历经艰险向着他们世代相传的产卵地进发。

  为减少桥梁施工对脆弱的布哈河流域生态环境影响,项目部与业主沟通后,“不计成本”,决定改变设计和施工方案,让桥梁直接跨越主河道。由于重新论证和设计,大桥建设较原本计划开工时间晚了两个月,而建设成本也提高了数百万元。

  2018年8月,大桥桩基正式开始大规模施工。望着半河清水半河鱼的景象,项目部再次选择了“不计成本”——延期涉水施工,为湟鱼让道。

  在大桥附近,布哈河形成了一个急弯。每到雨季,河水裹挟着泥沙,奔向东南,加剧了水土流失,既威胁湿地又加大了青藏铁路防汛压力。项目部又一次“不计成本”——为布哈河修建长560余米的导流坝。现在,这条分布于布哈河东侧的导流坝,一边是湍急的河水,可以让湟鱼争相逆流,另一边是安静的湿地,可以让鸟类闲庭信步。  吴晓彭 蒋修妮 谭武军 彭毓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